影视剧表现留学生活不能只有“噱头”

2019-07-10 09:02 文汇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成为最近一个热门话题。该剧集合了孙红雷、刘敏涛、辛芷蕾等实力派演员,聚焦的又是小留学生这样一个当前比较普遍且关注度高的现象,却创下了罕见的网络低分。造成该剧口碑不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过,笔者注意到,近年来,从《归去来》《陪读妈妈》到《带着爸爸去留学》,创作阵容不可谓不强大,但评分都不高。也许,我们应该对影视剧如何反映留学题材做一个冷静的反思。

留学潮的热和电视剧创作的冷

在一般人眼里,涉及留学内容的电视剧,有着非常天然的受欢迎的元素,因此“留学潮”理应成为电视剧创作的热门题材。“理所当然”的理由有三,其一是比较高的实际受众和文化需求。据教育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其中,自费留学人数为59.63万人。这是一个绝对数十分庞大的群体。一直以来不断增加的留学人员以及潜在的留学生群体,对于国外的生活以及文化势必有着实际和紧迫的需求,通过电视剧这种大众而通俗的方式对于国外学校以及社会文化和生活进行呈现和展示,显然契合这一庞大受众群体的收视心理。

其二是关于留学的电视剧可以制造更多的戏剧矛盾冲突。针对留学生群体创作的电视剧所要面对的一个必然情境便是跨国和跨文化的语境,而这种跨国和跨文化的语境便会产生人类学家卡莱尔沃·奥博格所谓的“文化冲突”,也有人将之称为“文化休克”。这是指一个人或者组织处在不同国家的文化或不一样的环境中而经受的困惑、焦虑的状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一切结果。这种结果是电视剧进行取材的天然的元素。众所周知的是,电视剧因为戏剧冲突而有张力,因为张力而得以不断制造高潮。从这一个角度而言,留学生在跨文化语境中所历经的文化冲突,会天然并不断地提供戏剧张力从而使电视剧获得很好的观剧效果。

第三,反映留学题材的电视剧多半拍摄于国外,不仅能够为画面增加异域感,而且能够很大程度上丰富电视剧的内容,还为后续的产业链开发创造了可能。比如电影《泰囧》的成功,就带动了中泰民间的往来和电影的深度合作。

基于以上几个方面的原因,顺应近几十年来兴起的留学潮,很多国产电视剧都尝试对于留学生群体进行刻画与创作。这种创作有两种基本的方式,一种是将留学设置为电视剧中的一个元素,甚至参与推动情节发展;另一种则是整个电视剧都聚焦于留学生群体,也就是我们说的留学题材电视剧。

将留学设置为作品中的一个元素,这一类电视剧数量是极其多的。有的是以海外为背景的电视剧,如国内第一部在海外拍摄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中的严晓频扮演的郭燕这一角色,就有在美国求学的情节设置,只不过不是主要元素;之后如《别了,温哥华》《在悉尼等我》等海外题材的电视剧,都大量涉及了留学的相关内容;也有一些非海外题材的电视剧,留学是剧中的一个矛盾冲突点,比如探讨国内教育问题的《小别离》中,留学是升学教育的一种潮流抉择和家庭议题;讲述原生家庭伦理问题的《都挺好》中,留学是亲情和养老障碍的一个矛盾点;讲述职场与爱情的《欢乐颂》里,留学则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富二代的一种表征。公允地讲,这些电视剧里面的留学元素都比较好地为电视剧剧情的展开和人物形象与性格的塑造增添了光彩。

相比之下,留学题材电视剧的数量则少很多,在观众中得到的评价也不高。2018年由罗晋和唐嫣主演的电视剧《归去来》,其宣发主打的就是“国内首部聚焦海外留学生生活的电视剧”。何以在理论上应该受到欢迎的这一题材,不仅数量少,而且播出后也未能满足观众的期待呢?

现实中的留学生活和影视剧的想象化创作

观看近几年来播出的留学题材电视剧,有一个共同点,即以留学外衣包裹其它内核。比如《归去来》实际上是部爱情偶像剧,而《带着爸爸去留学》则是家庭伦理剧。除了创作本身存在的问题之外,这种现象也提醒我们,需要对影视剧如何反映留学题材做更加冷静的思考。

事实上,留学题材本身在创作中会面临极大的钳制和瓶颈。本文开篇提到,主人公置身异国他乡所感受到的文化冲突会给电视剧提供天然的戏剧元素,然而单纯的留学并不是文化冲突的最好载体。留学生群体或留学生活,有其特定的场域,即大体上应该主要设定在“学”——学校和学习——这一情景之中。这一特定场域所面临的关系主要表现在师生、同学之间,因此主要以留学为题材进行内容开掘的电视剧只能聚焦于校园生活或爱情,而这两种关系所产生的文化冲突,因为脱离更大的社会背景,其体量和内容的延展度对于市场的开发而言,都是极其有限的。实际上,放眼国产剧的整体创作情况,反映校园生活的数量都是较少的,并没有成为电视剧题材创作的热点和主流,这也从侧面表明了这一类的电视剧可供市场开发的内容有限。

也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一些创作者便调转方向,着力渲染留学生校园生活的风花雪月,通过对这一题材的浪漫化处理来吸引观众,比如《归去来》。然而事实证明,这样的处理方式不仅在留学生群体里受到强烈的批评和吐槽,也普遍为受众所不能接受。笔者近两年在国外访学,与留学生有比较多的接触,一个深切的体会就是,留学生活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丰富与浪漫。留学生课业繁重,生活与交际圈也相对单纯。电视剧对于留学生活的过于浪漫化创作,实际上既反映了创作者对这一群体生活的不了解,也反映了当下此类电视剧在创作中普遍存在的想象化创作趋势。而这种创作趋势,极不尊重观众的认知和观剧体验,无论他们是留学生还是没有留学经验的国内受众。这势必会引起观众的批评。

综合以上这些因素,留学题材的电视剧势必需要扩大其“场域”来增加其题材可开掘和可创作的可能性。这也是我看到《陪读妈妈》以及《带着爸爸去留学》这样的主打留学的电视剧,最终会脱离校园,将更多场景置于以家庭为单位的场域之中。这是在留学题材本身所具有的局限性下电视剧创作者做出的必然选择,然而这样的所谓留学题材,其关注的焦点和内容,都已不再是留学——学习和学校——本身,从而使留学成为我们上文所说只是外衣而已。留学只是背景,而不是主干,那么这样的电视剧是否可以被称为留学题材电视剧,就值得商榷了。

创作者依据创作规律和市场抉择所创作的电视剧,证明了更宽泛意义上的海外题材剧能够更好地表现文化差异和冲突。比如《带着爸爸去留学》里面就涉及了诸多文化冲突的内容,比如签证的问题、过海关的问题、如何适应和遵守国外法律法规的问题等。这些都是能够表现文化休克的极好的戏剧冲突点。可惜的是,创作者未能深入开掘和了解这种文化冲突,反倒是将文化冲突置于一种不恰当的被戏谑的语境之下,从而给观众造成了不适感。

关于单一留学题材可供开掘的空间之有限这一点,我们还可以从其他国家的电视剧创作情况中获得一些侧面的印证。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无论欧美还是日韩,留学生题材都不是电视剧创作的主流,只是偶尔为之的尝试或调剂。即便韩国曾经拍过颇受欢迎的《爱在哈佛》,但也只是剧的前半部聚焦于留学生活,并且之后韩国就几乎没有创作过以留学生为主体的电视剧。

可以说,近年来留学题材电视剧评分偏低,除了创作本身的问题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将只能作为元素的“留学”放大成电视剧的主干,但又无法把握和塑造这一群体。而那些只是把留学处理为一个元素的作品,则大部分都获得了较好的口碑和市场效益。希望影视剧的创作者能够对此进行更加冷静的思考,更好地体验生活和尊重事实,开掘这一群体的生活,而不汲汲于市场跟风,制造噱头;在跨文化的内容生产上,更加真诚地进行创作,莫犯常识性的错误,因为当下的电视观众的眼界和智慧足以迅速地检验一部电视剧内容生产的真伪优劣。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吕鹏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富德开户:QQ:389024  富德  富德棋牌  富德下载  富德棋牌下载  富德总代  富德棋牌总代  富德代理  富德棋牌代理  富德股东  富德棋牌股东  富德棋牌主管  富德棋牌招商  富德主管  富德招商  富德棋牌平台  富德平台  富德娱乐官方  富德官方  富德棋牌注册  富德棋牌开户  富德注册